管理心法:心灵管理

首页 > 评论 > 内容
重男轻女的诅咒——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专稿 发布日期:2014-10-28  作者:武志红

   祖宗崇拜以及其派生物,家族关系本位和男孩崇拜,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宗教。通过“祖宗香火延续”这样的连绵性时间概念,死亡的恐惧被消解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李孟潮

重男轻女的诅咒

   江西两名涂姓女童死于自家洗衣机一案,警方有了定论——排出他杀。

   这一定论,还了女童父母等亲人的清白,而网络上的主流猜想——“两名女童可能死于重男轻女的家人的谋杀”,也被证明是错误的了。

   很惭愧,我本来也持有这一猜想。借此,向女童的家人说声抱歉。    

   但也为自己辩解一下。这一猜想,真是很容易生出,原因有两点。第一,事情太蹊跷;第二,我们生活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国度,而江西在这一问题上,无论历史上还是当代,都国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。

   先说说当代,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时,江西婴幼儿中,男女比例高达136.8:100,在31个省市自治区中列第一。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,这一数字下降到117:100。

   这是一个沾血的数字,它意味着,无数女性生命被人为地杀死了,疑问仅仅是,她们是被堕胎,还是生下来后被杀。

   现代社会,因能在怀孕几个月时查性别,所以可以用堕胎的方式进行性别选择,但在历史上,选择婴幼儿性别的主要方式只有一个——杀女婴。

   杀女婴是中国和印度两国的传统。有西方学者研究称,中印两国绵延至今的虐杀女婴传统,是人类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、杀人最多的大屠杀,胜过战争。

   并且,我们民族那些超大规模的血腥战争之所以发生,一个重要原因是,娶不到老婆的男人越来越多,他们不能安家立命,很容易沦为流民。

   我们重男轻女的传统,很早就有记载,殷商的甲骨文中有写“生男为嘉,生女为不嘉”。战国时代末期,虐杀女婴的现象已蔚然成风,魏国有文字描绘说“产男则相贺,产女则杀之”,而虐杀的方式是溺死。

   到了清代,江西已是虐杀女婴最严重的地区,江西省翰林院侍讲王邦玺在奏折中痛陈“各省溺女陋习,惟江西为最,此风各直省所在皆有,福建较多,惟江西尤甚。”

   溺杀女童的方式非常残酷,如丢尿桶、井窟或江河,普遍做法是由接生婆直接按到水盆中淹死,有时则是父母亲为。

   最严重的如靖安县,据同治年间的《南昌府志》记载,对于女童,“愿养者十之一二,溺毙者已十之八九。”

   我有朋友和来访者亲历过溺杀。一女子说,她父母并不重男轻女,只是想多要一个男孩,但发现生下来是女孩后,当晚溺杀。她不在现场,只是耳闻,但说起此事时,那种痛苦已达顶峰。

   另一位朋友,她最小的妹妹出生后,一心想要男孩的父亲怒火冲天,直接摔死在地上。她经各种心理治疗发现,她因此事永远不能原谅父亲,并且这件事深刻地影响了她的整个家族。

   曾国藩家族的故事更吓人。他母亲江家,接受风水先生的建议,决定连续九代洗女,就是若先生的是女孩,就杀掉她。江家洗女的传统延续了六代,繁衍了28个男孩,却没有一个女孩活下来。这一点,与涂家很像,涂家是前面连续三代有10个男孩与一个女孩。

   到了曾国藩外公江佩霖时,当大女儿生下来后,他将她丢弃在地上,想让她自行饿死冻死,但半夜去看,还活着,想用石头砸死她时,恍惚间,石头掉下,砸在自己脚上,突然醒悟过来,觉得孩子太可怜了,于是决定养她,并给孩子起了怜妹子的小名。后来,怜妹子嫁到曾家,生了曾国藩兄弟。

   这种故事,现在还在发生,我一朋友,她爷爷奶奶连续生了三个女儿,都没管,让她们活活饿死冻死。到了她这一代,如她堂弟,第一个生的是女儿,全家人都因此不高兴,甚至连满月酒都没摆。

   这些故事,还不是最可怕的。最可怕的,是一些迷信中,认为连生女婴是被女鬼纠缠,而将女婴埋在繁华的十字路口,让路人和车辆千踏万踩,以此来恐吓要来投胎的女鬼。

   136.8:100,这一数字藏着多少血腥的恐怖故事?!

   单独看县级单位,这一数字更是惊人。第五次人口普查中,婴幼儿性别比最高的前五名中,湖北武穴市是198.3,河南项城是178.4,河南商水是178.2,湖北天门是177.1,湖北新洲是176.7。

   我在咨询中,发现广东潮汕地区的重男轻女制造了太多血泪,并给来访者们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创伤,但从数字看,潮汕简直都不算什么。潮州和汕头的这一数字分别是115.5和115。

   看着这些数字,我多次不寒而栗,乃至,我都不敢晚上写这篇稿件。

   媒体报道中,对男女性别比例失调的关注点,都是在男性会打光棍上,即将到来的光棍节,可以料想,也会讨论这个问题,但它的严重性其实远远超出这一点。在德国家庭治疗大师海灵格看来,只是因堕胎的发生,一对夫妻关系就该结束了。而在我的咨询经历中,我会看到,堕女胎和虐杀女婴,是对整个家族的一种诅咒,它会引发一系列的家庭问题。

    作为新精神分析学派的客体关系理论认为,妈妈与婴儿的关系质量,决定了一个人的人格结构。我咨询则发现,大多数中国人终其一生,都在寻找一个有爱的能力的“妈妈”来宠爱自己,并由此写了一篇长文《中国人的情感模式都是找妈》,这篇文章在网上转载很广。我还认为,我们中国人的集体心理,只是婴儿的水平,非黑即白的偏执、缺乏爱心且内心充满绝望与毁灭欲。

   这是注定的!一个如此重男轻女的国度,只能收获这个结果,因无数女性的内心是充满恐惧与自卑的,她们难以成为好妈妈。于是,她们的孩子,势必会有严重的心理问题。

   心理健康的基础,是一个好的母婴关系,而要集体性实现这个基础,自然要从给予女性足够的尊重开始。

   第六次人口普查中,各地婴幼儿的性比失调问题有了好转,愿这一点一直持续下去,愿我们国家的女性,至少潜意识中不再有被堕胎、被杀死的恐惧。



发布评论已有 0 条评论
邮箱:   密码:  
此文章尚无评论!